谁在制造越南?

原标题:谁在制造越南?

越南的大国梦,正前所未有的真切。

前些天,第 31 届东南亚运动会开幕式在河内美廷体育中心正式举行。当我国十城申办的亚洲杯取消,杭州准备多年的亚运会推迟,越南正有声有色办了一场该国史上规模最大的现代体育赛事。

舞台场面宏大,看台人山人海,万名运动员齐聚一堂,还没人戴口罩。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之间,似乎有种看到 92 年北京亚运会的错觉。

就像九十年代的中国一样,越南正迫不及待将自己展现给全世界人看,仿佛要成为全新版本的亚洲之光。

就连开幕会的主题也是 Let's Shine,让我们闪亮吧。

他们脚下的舞台,正是大年初一越南国足 3:1 中国国足的主场。

1

小霸王的进击

越南正在成为中文互联网世界的顶流。

在经历去年三季度的短暂黑暗时刻之后,从去年四季度起,越南的 GDP 开始强势反弹。尤其是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越南 GDP 同比增长 5.03%,勇夺亚洲第一,小胜咱们的国家线。

世界银行的老爷们不吝赞美,称之为“东南亚地区最具活力的新兴国家之一”。

真正让越南吸引国内吃瓜群众注意的是越南超越深圳的新闻。

今年第一季度,越南以 891 亿美元的出口总额,超过深圳的约 600 亿美元的出口总额。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越南早在 2019 年出口额就开始领先深圳,并逐渐拉大差距。

媒体不止一次地惊呼,越南正在超过深圳,可能创造下一个亚洲奇迹。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东南亚小霸王的信心膨胀,还是深圳人民的凡尔赛,但不可否认越南正在复刻中国走过的路。

1986年,越南一边和我国在边境还打得难分难解,一边模仿咱们搞起了自己的“革新开放”,听起来山寨味十足。

对于一个几乎没有本国工业积累的贫困国度来说,经济增长不是简单 cos 一下政策这么简单,越南的强国梦也被高通胀绑架走了不少弯路。

直到2001年,越南才摸着我国过河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理清头绪搞起三来一补的初代工业化。

思路理顺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开始突显,并在美国重返亚太的风口来临之后,迎来春天。

越南不知私下里拆解了多少遍我们过去三十年的发展 PPT,最大的学习心得大概就是,开放。

此后二十年间,越南几乎是重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寻求改善对美关系,加入WTO,承接制造业转移,积极融入国际市场。他们最大的发展成果是打造一个高度自由开放的市场,尤其在招商引资层面,几乎给到外企 超国民待遇的优惠政策。

这些年很多外企都在搬往越南,就连很多国内企业也开始前往越南淘金。

2018年,三星关闭在华最后一个工厂惠州基地,将越南成提升为全球最大生产基地,提供接近三分之一的产能。耐克的主力代工厂丰泰,56%的产能都放在越南,另一个代工厂宝成工业在胡志明的工人就有 6万。

2020年,郭台铭的鸿海开始将旗下部分 iPad 和 MacBook 生产线从中国转移至越南。如

今天的越南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纺织品、鞋类和手机出口国。

今年越南的进出口贸易欣欣向荣,外贸订单排到了三季度,就连平日里懒散惯了的工人也开始询问是否可以 996。

越南,一跃成为全球成为经济增长最快的、最稳定的新兴国家代名词。

2

越南的动力

越南国土狭长,面积不大,缺乏纵深,但胜在地理天赋不错。

沿海地带直面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湿热海风,海岸线曲折又漫长,坐拥诸多天然良港,天生适 合搞外向经济。

越南是中南半岛的人口大国,人口接近一个亿,人口结构还特年轻。16-59 岁的适龄劳动人 口,接近70%。

人工成本也很廉价,普通工人月薪一般 2000 多块人民币。

越南的另一个优势,开放又稳定。

不同于东南亚国家动辄军事政变,宗教纷争,政党更替,越南自从结束动荡年代走上市场 化道路之后,就从未回头。

早在 1987 年,越共总书记阮文灵就推动实施激进的外商投资法案。动员一切力量吸引境外资本。以上,共同构成了越南发展的基本面。

在地缘政治博弈中,一个位置优越,用工低廉,政策稳定、市场开放的上升期国家,对全球资本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越南的真正机遇,源自新一轮全球产业大转移。

每一次产业大转移,都会催生一批制造业的翘楚。

就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将过剩资金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向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 这才有了“亚洲四小龙”。八十年代,产业链的雁阵再次转移,这才有了“亚洲四小虎”的腾飞和中国的崛起。

如今越南成了这一次产业转移的获益者,越南制造虽不精良,但正在全球范围内被越来越多地谈起。

他的发展本没有什么高明之处。无非在产业转移的浪潮中,利用其劳动力优势,积极融入国际秩序,大踏步进入全球市场。

而中美贸易战,无疑加速了越南的国运转折。

2018年,美国发起对华贸易战,跨国公司为了寻求资本避险地,很多将在我国大陆的产能转移到越南。正是在这一年,越南的出口总额首次反超深圳。越南充分利用这一机遇,持续扩大对外开放,以不计代价的姿态四处加群,不断赢得了国际 资本的好感。

先是美国不断给越南制造撑腰,给予一系列外贸友好政策,并将其送入 WTO。

欧盟、南美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也和越南签订了一揽子自贸协定,越南算得上是全球签订自贸 协定最多的国家之一。

比如——

《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EVFTA), 《越南与英国自由贸易协定》(UKVFTA),《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等。

破处了关税壁垒,越南廉价制造品正在以低关税甚至零关税流通在世界各个角落。

疫情这几年,全球投资流量减少,但流入越南的外国投资资金仍在逆风增长。今年一季度,越南货物出口总额 885.8 亿美元,其中外商直接投资的部门达 653.1 亿美元, 占比高达 73.7%。

这里已成为资本淘金的乐园。

3

时代的风口

当天时、地利、人和通通具备,越南俨然成为全球经济的下一个风口。

越南最近的大新闻莫过于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在越南万盛发集团的引荐下,拜见了胡志明市市 长潘文迈,洽谈投资事宜。

李超人在国内人人喊打,但不妨碍他的眼光一直老辣狠绝,比字节跳动还能踩准全球经济的 每一次跳动。至于万盛发集团,越南本土最大的房企之一。董事长张美兰,越南籍潮汕人,江湖人称“黄 金地段的地产女皇”。胡志明的楼市又一次在躁动中蓄势待发。

如果从空中俯瞰胡志明,就会从拔地而起的天际线中看出这个城市的生长欲望。越南城市化水平只有 38%,这也意味着可以预见的短暂未来,这里的大中城市将有烈火烹油的发展机遇。

这条发展路径,没有人比我们更能感同身受。

当前外国人满街跑的胡志明,极有可能会成长为有2000万人口的国际大都会。

据《2021 年亚太投资者意向调查》显示,胡志明市首次跻身亚太地区跨境房产投资首选目的地榜单,排名亚太区第五位。他的身前是东京、新加坡、首尔和上海。

从2015年至今,胡志明市房价年均涨幅超 20%。那些从国内自媒体中走失的地王传说,在越南重现身影。但时至今日,当人们谈起越南,依然会有种地域歧视般的莫名优越感,就像二三十年前日韩歧视我们一般。

以越南的国家体量和工业布局,注定永远赶不上我国的发展高度。一个繁荣的越南,产业链又能和我们互补,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这些年同样有很多吹捧越南的声音,其实他们只是羡慕曾经那个锐意进取的自己。

2000年11月,曾经是越战逃兵的克林顿带着妻子希拉里访问越南,受到万人空巷的欢迎。

彼时距离惨烈的越战结束不过 25 年。但河内大学的师生依然在如潮水的欢呼声中,打起“忘记过去,面向未来”标语。我们这个南方邻居,像极了八九十年代的我们。解放思想轻装上阵,从上到下努力搞钱。

如果错过那个时代的中国,别错过 2022 年的越南。他们正处于起飞的前夜。